香港分社正文

通訊:香港作家聞人悅閱筆下的“主義時代”漫步

时间:2019年07月18日 20:29  稿件来源:香港中國通訊社

  香港中通社7月18日電  題:香港作家聞人悅閱筆下的“主義時代”漫步

   香港中通社記者 江陽

  中國、蒙古、前蘇聯、西歐......橫跨歐亞大陸;從“二戰”到“內戰”,從“冷戰”到“全球化”,貫穿百年時間。香港作家聞人悅閱決定,把自己筆下的人物置於這一巨大時空跨度下,讓其和後輩的命運漂流在真實歷史的長河中。18日下午,在香港書展的一場分享會上,她決定將自己的這一充滿“野心”的作品《琥珀》解釋給讀者。

  “聞人”是浙江嘉興一帶的複姓,父母希望她喜歡讀書於是起名“悅閱”,這也錨定了她的喜好與經歷。生於杭州的她,生活於江南煙雨中,卻在閱讀中將目光投向粗糲的歷史洪流。大量的歷史閱讀,撐起她小說的背景。

  《琥珀》中,主人公莫小嫻年少時獨自離開蒙古,在命運帶領下來到不同國家、地區,在歷史事件中受到牽連,亡命天涯,被迫遊走在不同的陣營之間,展開危險的遊戲。

  從1927年展開,在2010年結束,這個跨越近百年的故事歷經一段激蕩的歷史時代。聞人悅閱說,與其他歷史相比,那是一個被不同“主義”主導的時代,例如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自由主義等,很多人為了主義、理想犧牲。

  小說中的主人公,既是歷史的觀察者,也是經歷者,她曾背負祖上歷史的包袱,亦被曾經的信仰和主義出賣。而後,她一輩子與所有“主義”保持著一點距離,漫步其中,最後成為一個媒介——讀者可透過她看到各種不同的“主義”和人物。

  “‘她’有可能存在,如果她消失了,歷史的進程還應是一成不變。但由於她的存在,使得讀者可以撩起歷史的面紗,一探究竟。”聞人悅閱以此標準把握創作中真實與虛幻的分配,將真實歷史與虛構故事結合,提供合理的歷史解釋。

  分享會上,古老的愛爾蘭民歌《夏日最後一朵玫瑰》響起,聞人悅閱與現場讀者一同沉默聆聽。此時,音樂成為解讀小說內核的方式。《琥珀》關乎革命、戰爭、諜戰、商戰以及愛情,而且觸及對20世紀世界革命和暴力,以及信仰、理想主義等的質疑和反思,但聞人悅閱最想探討的,是其中的“柔軟”。

  “莫小嫻經歷這麼多風雨卻活了下來,是基於每個人心中的善念與希望,這也是寫長篇小說的美妙之處。”聞人悅閱說,這種“柔軟”,是歷史駛過後落下的最終塵埃。

  《琥珀》卷首語寫道:“琥珀塵封了歷史的瞬間,在漫長而善忘的流年之後,折射出當年曾經驚心動魄的光芒。然而那也不是歷史的全貌。確確實實發生過的,其實早已湮滅了。而歷史的可能性,本來就是誰也想不到的。”

  而這,也被聞人悅閱用作談話的注腳。既然歷史無法重現,那麼自有作家以自己筆下的“琥珀”定格一個瞬間。她說:“總要有人記得,曾有人漫步於那個時代。”(完)

【編輯:华媒平台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