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暴徒在香港機場霸淩不明身份內地旅客 專家:這是恐怖主義

时间:2019年08月14日 09:25  稿件来源:環球時報


  大批示威者8月13日繼續在香港國際機場聚集,再次導致機場在下午5時左右宣布取消當日所有航班。

  但更觸目驚心的事情發生在當日晚上!

  如圖所示,一名內地旅客,僅因為被示威者懷疑是“內地公安”,就遭到上百暴徒圍攻數小時,不僅身上多處受傷,還被貼上“我是公安,我來破壞示威”的字條羞辱。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對《環球時報》記者評論稱,不論被攻擊的內地遊客是什麽身份,香港暴力分子把內地遊客當成施暴對象,這種泄憤施暴的行為近乎瘋狂,簡直是被暴力衝昏了頭腦,是絕不能被接受的暴力行徑!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台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對《環球時報》記者評論稱,不論被攻擊的內地遊客是什麽身份,香港暴力分子把內地遊客當成施暴對象,這種泄憤施暴的行為近乎瘋狂,簡直是被暴力衝昏了頭腦,是絕不能被接受的暴力行徑!

  具體來說,在13日迫使香港國際機場取消當日余下所有航班後,大量示威者繼續聚集在機場內。隨後,在時間將近19時的時候,突然有大批示威者在機場離境大廳與機場快線的連接處團團圍住一名男性旅客。

  據《環球時報》記者了解,示威者聲稱翻出該男性旅客的港澳通行證,並根據同姓名搜索其可能是深圳的一名輔警。

  接下來,駭人聽聞的一幕發生了:在沒有確定其身份和來港原因,且完全不顧其解釋後,示威者就認定這名內地旅客是來“搞事情的內地公安”,開始對其施暴,用繩子反綁其雙手,並向其頭上澆水,用強光照射其面部,並對其拳打腳踢。

  在一通圍攻後,這名內地男子已經臉上帶傷。有暴徒在其身上貼上“我是公安,我來破壞示威”的字樣。

  隨後,這名內地旅客又被暴徒逼至機場另一處繼續圍攻。因懼怕其暴行被拍下,暴徒們還登上高處用雨傘遮住附近的攝像頭。有消息稱,該內地遊客已經被圍攻昏迷。

  《環球時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從法國來旅遊的一家人,已經被嚇得躲在了值機櫃台後面。小女孩問記者:“我們會不會死?”

  面對有旅客在機場被瘋狂圍攻,香港機場管理方卻一直沒有作為。

  《環球時報》記者在現場看到先後至少有兩批救援人員進入人群查看情況,但都沒有做任何處理就退出人群。

  《環球時報》記者在現場詢問一名身著機場機場工作人員,“沒有安保人員管嗎?”該工作人員表示,那邊有安保,但記者追問“在哪時”,這名工作人員含糊其辭。

  直到當晚10:40左右,才有數十名警察趕到與示威者對峙。同時,醫護人員將被圍攻的內地遊客帶出機場,送上救護車。

  香港執業大律師吳英鵬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人人有權享有身體自由和人身安全,這是最基本的人權。“暴力示威者肆意圍堵和攻擊途人,這是對人權和法治的踐踏,政府應盡快檢控這些暴力示威者,以維護法紀和保護市民基本人權。只要是人,就不可以被這樣對待。”

  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支振鋒則認為,機場管理部門沒有采取應對暴徒的有力措施,沒有展現出強烈的意誌,使這些暴徒以為自己有支持的基礎。

  機場可以停空調,停水,局部停電,但都沒有這樣做,“這不就是間接的支持暴徒嗎?”“香港警察應該立即捉拿暴徒”,支振峰表示,香港那些希望維護法治的人必須再站起來,再用力發聲,不然香港的淪落他們也要承擔歷史責任

  而一位內地特警聽說此事時如此表示,如果香港機場的事情發生在內地,“他們只有四個字:聽黨指揮”。

【編輯:黄媛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